环顾朋友圈,每个人的状态,都是那么平静、安然,多的琐事,少的是政事;多的是人生,少的是民生;多的是私人话语,少的是宏观叙事。每个人,从售货员小姐到国际关系学教授,每个人都压缩了多面的自己,如果单看朋友圈,你会认为他是一个沉溺在人生的细节中,拥有 “微小而确切的幸福”的人。
  台湾某公司曾播放过4分钟短片,在短片结尾处,总结出十个“微小而确切的幸福”即意外小财,享用美食,家人团聚,睡到自然醒,朋友捎来问候关心,与好友出游旅行,看好书、听好音乐、看好电影,好久不见的朋友把酒言欢,买到心仪的东西,泡个热水澡消除疲劳等。”后来,这成为被广大台湾市民广泛认可的十大“小确幸”,后来,这种对于小确幸的认同,感知,分享,遍及大中华圈,就在你我的指尖。

被文艺青年奉为小资文学鼻祖的村上春树,贡献了“小确幸”一词,也许在他的随笔集《兰格汉斯岛的午后》中,他只是表达一个生活片段,一个时代瞬间淡如月色的幸福,或者哀而不伤、恰好自醉的寂寞,但是,通过翻译家林少华的妙笔,他将”小确幸“代入中文世界,也开拓了华文世界的另外一种状态,在”小确幸“并未出现时,小确幸的状态并不被关注,也并未被发现,而自从”小确幸“像流感一样传遍大陆、香港和台湾之后,几乎所有华人都得上一种名为"小确幸"的病,且无解。
  因为,压力越大,我们越想逃避现实,离乡越远,我们越怀念农耕生活,人们在精神上失去了故乡的原风景,在身体上究竟漂泊,于是,一切细微的温暖,都可能被无限放大,一切可以成为精神安慰剂的东西,都被奉为自我愈合的金疮药。这是一种救赎,也是一种自慰,但,这里夹杂着无奈。因为,如果你有机会去观摩一幅名画,涂一个七彩的指甲就很少再会满足你,当你有机会去一趟太空,地上水洼里的波澜就难以再迷住你,当你急匆匆走在通往博物馆的路上,你可能不会有心情去欣赏一滴雨。小确幸,是因为你得不到你真正所爱,而只能选择近在咫尺的东西,小确幸是因为你得不到大的,只能拥抱小的。小确幸,可能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幸福,但是它却像一种代糖,用一种成本相对较低的方式,助你得到梦想中甜。

小确幸,虽然是代糖,是止渴的梅,但我们却无法忽视,小确幸的心态,在现代中国肆意地蔓延着,并且毫无止息的征兆。小确幸是物质的,是消费的,它经常在吃喝玩乐中展现,却远离大自然,王维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”与它无关,巴黎特罗维亚森林的晚风与它无关,小确幸是通过消费购买的小物件、小情调。 小确幸催生了小而美商机,小而美商机发酵了小确幸。她们彼此成就,她们紧密相依。

柚见檬鲜果饮品:
在柚见檬的店面之前,一个长头发的美女经过你,又转过身来,很斯文很气弱的让你帮她拿一下杯子因为她要系鞋带,于是你帮助拿了,跟她说:“很好喝哦!然后你感到一种“小确幸”。

在咔咔罗蒂:
一个寒冷的严冬,钻进满是星座风情的饮品店,来一杯果酱和茶叶煮制的茶汤,翻一本表姐寄来的保罗.策兰的诗集,听邻座的小两口拌拌嘴,这是一种小幸福。

在玛丽莲甜品:
享有着全球珍贵小产区果园新鲜水果,一任饱满多汁的原季水果在酸性和糖分间达到良好的平衡,味道浓郁,营养丰富,唇齿留香,这是小确幸。

在英伦摩点:
一阵带着童年熟悉气味的甜蜜美味突然拂面而过,让在异乡的你惊讶感动驻足,直到那气息与那回忆消失无踪,于是你有了一段“小确幸”。

   毋庸置疑,小确幸是一种作!但是明知道作是一种矫情,但是人们还将不管不顾地作下去,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在《地下室笔记》中提到,人们并不是完全按照理性办事,那只能占到百分之二十,而行动的意愿,则来自于理性之外的其他东西。
  纵然你对小确幸依旧抱着进行到底的态度,但是这个真相你一定要牢记:
  当你连“喝咖啡加糖,都觉得好甜蜜哦”这种生活细节都要泼的时候,你可知道,别人为你点赞不过代表已阅,而那些发个笑脸,或者给你留言 “好幸福”的人,不过以下三种:喜欢给朋友圈每个人留言;你发的太频繁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留言表示慰问;你喜欢跟别人互动,别人留言不过是礼尚往来,表面说你好幸福,其实心理不屑一顾。